今天是
关键词:

广州增城村霸马文辉涉黑调查之三

 时间:2018-09-29 18:39:21来源:青岛新闻网责任编辑:刘晓庆点击:

原标题:广州增城村霸马文辉涉黑调查之三

 
小村官为官数年,敛财上亿

 

广州市增城区西瓜岭村是一个拆迁村,拆迁前是一个农业村,村民普遍都不富裕。据村民反映,该村原村委会主任马文辉,通过把持全村财务,垄断大小工程,骗取侵占国家集体资产,非法聚敛了上亿元的巨额财富。

 

手法百出骗取国家资金

 

西瓜岭属于挂绿湖水利工程整体拆迁区域,政府根据西瓜岭村的实际情况,发放了数亿元的拆迁补偿安置等费用。马文辉2011年成为村委会主任,2014年因贿选被判刑离任,但直到如今还一直实际操纵着全村的大小事务。据村民反映,巨额的拆迁补偿安置,正是在马文辉的一手操作下发放给村民,也就给他打开了上下其手、贪占国家资金的方便之门。

 

做假合同骗补是马文辉的一个惯用手法。2004年,马荣威从村委会租赁了面粉厂8亩地办企业,租金为150元每亩,租期到2030年。2013年拆迁补偿时,由于公章控制在马文辉手上,他们又做了一份假合同,将租赁土地,变为买卖土地,从而以14.9万元的价格,将127万元补偿款打入马荣威个人账户,然后几个操作此事的人共同分账。

 

虚报数据是马文辉骗补另一个手法。2008年,马文辉等人承包西瓜岭鱼塘30年,鱼塘水面面积实际为60亩,按每亩补偿3万元,总补偿款应为180万元。马文辉利用职务之便,将鱼塘面积径直改为160亩,从而补偿款变成480万元,被马文辉与合伙承包人分掉。

 

马文辉的操作手法还有重复补偿。1997年,一个村民购买了太平砖厂,但未支付全部款项,西瓜岭村、太平村通过诉讼拿回了太平砖厂,并补偿该村民36万元,此事就此了结。但马文辉在2013年10月,又重新就此事补偿126万元,事后,马文辉分得其中63万元。

 

太平养鸡场的补偿款也是一笔糊涂账,该养鸡场本来是商业局的物业,马文辉指使一个村民,将养鸡场建筑据为己有,然后按照市价进行评估,最后,马文辉将500万元补偿款划入该村民个人账户,然后两人共同私分。

 

马文辉对于补偿款的侵占肆无忌惮,甚至敢无中生有捏造合同。1995年3月,西瓜岭第六合作社鱼塘发包给几个村民,承包期为18年,也就是2013年到期,而此时正值拆迁补偿分配之时。马文辉又想到一个敛财办法,就指使治保主任、忠实“马仔”马木金将已经期满的合同拿出来,共同商议了一个方案:更改合同承包期限,承包人也变成了马木金。事后,马文辉、马木金从该鱼塘获取两笔重复的补偿,一笔是2016年6月,获得鱼塘青苗补偿款90万元,然后在2016年8月再次获得鱼塘青苗补偿款83万元。

 

把控财务侵吞集体资产

 

在马文辉把持财务期间,村委会账目极为混乱,村民多次要求进行审计未果。据村民统计,在2013年4月-2013年12月短短9个月的时间里,村委会开支就高达上千万元,单马文辉一人,平均每天挥霍约3万元,去向不清。政府发给村集体数亿元的巨额拆迁补偿金,但村集体如今亏空严重。

 

马文辉还大量使用现金结算,并从中向村民索取回扣。有一千多万元补偿资金都是通过现金提取,无法查账。

 

西瓜岭小学拆迁,仅此一项拆迁补偿款,马文辉就侵占集体数千万元。西瓜岭小学在撤点并校过程中被撤,教学楼空置。2008年被村民马荣威租赁用来开办汽车用品厂,马荣威搭了三个简易铁皮房做车间。2013年,小学的拆迁补偿款总计约3000万元,在马文辉的操作下,款项打到了马荣威的个人账户上,马荣威事后仅转回村委会108万元。

 

村小学在90年代建校时,就花了400多万元,建有几栋教学楼和厨房、门楼等,建筑面积1000多平米。但马文辉在评估上做文章,将学校建筑低评为100万元,而将马荣威搭建的简易铁皮房评估到两千多万元,从而将大量的政府补偿资金转移到马荣威之手再瓜分。

 

除了巧立名目侵吞集体资产,马文辉还经常性地大额提取现金。2015年至今统计,他提取的现金已经高达2000万元。除了少部分是用于“接待”“旅游”等公款消费外,大部分现金提取在账上没有记载任何用途。这些花销也十分惊人,据查,仅仅是在一个叫“燕石农庄”的大排档餐馆里,马文辉等人7个月吃喝消费就高达500万元。

 

而“燕石农庄”的开办人,经查正是马文辉和村妇女主任李巧仪(兼出纳)。来此吃喝的,都是马文辉的马仔或者拥护者。他们在这里大吃大喝,却不用买单,只需要签字,然后由村委会统一结算。其中马文辉的两名“心腹”,只是普通的保安员,签单费用就高达上百万元。

 

马文辉大小通吃,来者不拒,例如纪委已经查处并导致马文辉被判刑的一宗案件,马仅收受5万元村民贿赂。还如协助一村民虚构开荒地9.4亩,从而共同骗取补偿款1.8万元。

 

马文辉将赚来的大量资金,用于贿选。在2017年的村委会选举中,马文辉的儿子竞选,事后称其竞选资金花了200多万元。在村支委改选时,马文辉为了让李巧仪等心腹当选,也是花费了数百万元的巨额资金,全都支出都是来自村委会的资金。

 

非法获利的村霸为打击重点

 

2018年中央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的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专门列举了五类“村霸”实质上已经涉黑涉恶,除了组织非法上访和农贸市场的恶霸两类外,还有以下三个常见类别。

 

一类是干扰村集体换届选举的村霸。每3年一次的换届选举工作都是全村人的大事,这些村霸也会趁机作梗,干扰选举的公平性。他们则会威胁村集体的成员,责令他们评选哪些人员。这种拉票惠贿票的方式国家自然会重点打击,让这些人受到法律的制裁。

 

二类是占用村集体资产的村干部。现在依旧有很多的村干部群体,这些群体并不能以身作则,只会恶意的克扣村集体的资产,对国家的各项补贴进行克扣挪用。这些村干部在村集体中俨然是无法无天的样子,他们背后和各种黑恶势力进行勾结,农民敢怒不敢言。但今后再有这种情况直接举报,国家将会大家做主。

 

三类依靠家族关系在村里胡作非为的村霸。也有一些村霸依靠宗族的关系,随意的占用农民的土地,对权属不清的土地占为己有。这些人还会随意的欺压农民。对村集体的各项工程款都会采取偷工减料的方式,这些都让 农民的利益受到损害,大家发现一定要及时举报。

 

有关法律界人士认为,马文辉利用宗族、家族和上下级关系,大肆侵占集体资产,对国家的拆迁补偿以各种手法进行骗取,同时还多次组织大规模的贿选,其行为已经属于重点打击的“五类”中的三类,具有典型的涉黑涉恶特征。(文/魏方 严亮)
1.png
(综合来源于:青岛新闻网,资讯周刊)
');})();

 

版权所有:科技商报社   Copyright 2018 www.ccfservice.cn All Right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13008099号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