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重庆渝北:判决赔偿执行难!是企业老板丧良心?还是执行法官不作为?

 时间:2018-05-14 23:36:37来源:网络责任编辑:王旭东点击:

(原标题:重庆渝北:判决赔偿执行难!是企业老板丧良心?还是执行法官不作为?)

中国民生播报网讯:稿人:陈静,身份证号码:45252319700910****,联系电话:13896656893,现住址: 涪陵区龙桥镇双桂村一组.

本人陈静郑重承诺,文章中所有文字内容由我提供,所有证明材料是我提供,并保证文字内容和证明材料真实有效,若因文字内容和证明材料带来的一切责任由陈静本人承担,任何媒体和个人转载本文内容不承担责任.

\

我丈夫冉川一条生命因工伤消殒,丧失良心的企业重庆金色北洲气体销售有限公司和老板曾国建在死者入土后却违背良心和道德不兑现承诺赔偿,起诉到渝北区法院后,法院判决是判令其兑现未完成赔偿,可官司判决几年了,我也为这事跑断了腿,可剩下赔偿一直没得到,企业移花接木,曾国建避而不见,申请强制执行的执行法官屡次推诿不作为,我丈夫死不瞑目。我有冤无处申诉,我想问,习总书记说的法制社会在哪里, 法制治国在哪里,法律的公平公正又在哪里,我丈夫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是判决执行难,这究竟是是企业重庆金色北洲气体销售有限公司和老板曾国建的良心丧失,还是重庆渝北区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胡进不作为,还是执行法官在等待什么潜规则吗?

\

事情经过:

我老公冉川在重庆金色北洲气体销售有限公司上班,2014年1月22日12时20分,我老公受公司派遣坐(车牌号渝L3503普通货车)押运危险品.在渝北观音岩黄角树路段,因车辆没刹车出车祸事故当场死亡。当时重庆金色北洲气体销售有限公司法人曾国建和我们协议赔偿交通事故及工伤死亡共计捌拾壹万元。当时对方不承认一次性付完现金。说先给叁拾壹万元,剩下的五十万元在我老公下葬后两个月内付清。

\

2014年3月27日后,我多次向重庆金色北洲气体销售有限公司和曾国建催款,均无果后,为了讨回我老公用命换来的50万,我带着四岁的女儿和有心脏病的公公走上了法律程序,无数次往返重庆涪陵两地之间,每一次重庆都要转好几趟车,才能到法院,有一次天气39度高温,公公在回来到马鞍心脏病发晕在了道路上,最后公公还是没等到判决下来,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心脏病发死在家里。(因为我老公的不幸离开,我和女儿身体一直不好),我一年不到家里办两次丧事。我无法接受悲伤欲绝。好不容易拿到了判决书,被告重庆金色北洲气体销售有限公司和曾国建仍不履行法律判决,无耐申请了强制执行, 2015年7月21日强制执行申请正式受理。可强制执行受理后我还是没能拿到余下的赔偿款,多次找渝北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胡进都以公司没营业找不到人,甚至说对方已破产等说词打发我离开。有一次我实在没法了,就赖着不离开,执行法官胡进才出来和我见面。最后法院才在被告的账上划了13900块钱。判决书是1月27日判的,申请强制执行是2015年7月下达的,我在2016年1月8日才拿到一万多元,是法院从被告账户上冻结的一万多元.还有被告保险公司赔偿了两万元,加上被告把公司变更的四万元,都是我多方打听到去追法院拿到的,这还没有我为了追这赔偿花掉的车费多。

\

过后我一直没放弃追讨这份赔偿,多次给法院和执行法官胡进打电话要求强制执行他们都推诿,就当强制执行时一页废纸,不作为,我丈夫余下的死亡抚恤赔偿金也没有得到。这样一年又过去了,2017年的时候我申请了一个司法救助。去到被告的公司去问才知道,被告早在2016年10月份就把公司法人变更了,把公司移花接木以肆万元的形式转给一个叫施贵明的人。我咨询多位律师得知,在执行期间,被告公司在没经过法院就私自把公司转让都属于违法的,法院都可以去拘留当事人,但法院没有去执行。现如今法院没有执行,被告不承认拿钱,现公司法人在营业。我这赔偿不知向谁要去。

我曾多次找曾国建协商,被告曾国建一直避而不见,现在连上他楼都被拦着见不着人。从出事到现在已经四年有多,我希望法院拿出执行度,为我和我女儿讨回公道一个说法。由于女儿太小,我老公的前妻留有儿子在读初中,又加上打官司耗时耗钱,之前赠偿已所剩无几,在这漫长的等待和煎熬中,我心身疲惫不堪,无耐绝望,多少次想一死了之。当看着可爱的女儿又不忍心让她才刚失去父爱又要失去母爱成为孤儿。可一想到两孩子往后的读书和生活,要吃要穿我又不知如何是好?如果他们父亲还在我不会陷入这样的困境。我很难支撑。看着被告曾国建开着本田小车接送他的孩子上学放学,住在高档小区里面,却拿不出该赔偿我老公的命钱。而我因老公已永远离开我们,我家的顶梁柱已永远保护不到我们。在重庆拿到的公租房我已无法支付每月上千的房租,无奈只能回到涪陵老家的老房子居住。老房子是泥巴瓦房,刮风下雨都无法居住。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要吃要穿要读书,我一个人文化不高。没有稳定的工作,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每想到这些,就不知如何面对这一切。可怜我的父母,两个都八十好几的人了,因怕他们承受不了这打击,到现在都没敢告诉他们,他们的女婿早已不在世上。每次都是带女儿回去,每次妈问起都不知该如何回答她,每次伤心懂事的女儿一遍一遍的叫我要坚强,不要放弃。我咬紧牙关坚持坚持。

我的诉求:

我的诉求很简单,只要法院按照法律规定强制执行,强制要曾国建支付我丈夫的抚恤余款伍拾万元。

我的心声:

老公的离开没把我击垮,可在这漫长的维权追讨的路上彻底把我击垮。这几年心中的那种累没法用言语来表达。这种精神上的折磨比死去还难受。在这艰辛的路上,追回那一点远远没有花费的多,但我从没放弃过。多少次看见电视上、报纸等媒体上大力宣传习总书记的法制建国,但我的经历怎么感觉法律的公平公正怎么和习书记说的不大一样呢?是因为我不懂法律在法院强制执行过程中的潜规则嘛?是因为只是一个弱女子没有后援和背景嘛?我不忘初衷,现在想借助网络的见证,我坚信法律是公正公平的,我也坚信我能给老公的死讨回公正的说法,哪怕学小白菜告御状,告到北京,告到习总书记那里也要讨回一个公道,让老公在九泉之下瞑目,希望全网络媒体转载这篇文章,用网络的力量监督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拿出执行力度,希望曾国建良心发现,还我老公一个公道,早日还我和孩子的一个正常的生活。

系统采集来源中国社区新闻网链接:http://www.csvs.net.cn/news/105298301/79397.html

');})();

 

版权所有:科技商报社   Copyright 2018 www.ccfservice.cn All Right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13008099号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