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吉林松原:戈壁能源的工伤认定怎么就如此之难?

 时间:2018-03-12 14:53:37来源:责任编辑:点击:

得白血病前后的王思棋

本站讯 鲜花盛开的季节里,望着窗外的美景,令人十分惬意。然而,正处在花季的王思棋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原因是:他在一个“小油田”上班做采油工得了白血病,他得住在医院里连续做37个疗程的化疗!而每次化疗他都是强撑着,那种感受真是生不如死!更令他和他母亲范晓梅难以释怀的是,为了得到一个工伤待遇,母亲范晓梅跑了三四年,虽然多个部门几次认定他得的都是职业病,并且劳动部门也认定他是工伤,可是他至今也没有享受到工伤待遇,那个“小油田”就是不承认他是工伤!

王思棋出生于1993年8月,是吉林省松原市宁江区人,今年只有24岁,正处在人生的花季。他曾经工作的单位是在吉林省松原市和大安市开采石油的戈壁能源公司,又称MI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简称戈壁能源或MI能源,因其被认为挂靠在吉林油田名下,产油量小,当地人称其为“小油田”。

油田虽小大有来头 媒体披露背景很深

其实这个所谓的“小油田”并不小,是一个注册于开曼群岛的跨国公司、上市公司!戈壁能源官方网站介绍:戈壁能源公司主要经营:“与中石油合作进行石油勘探、开采(吉林大安油田生产期)”;“ MI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簡稱MIE) 是中國最主要的獨立上游石油公司之一,專注於石油及天然氣的勘探和開發,公司於2010年12月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機板上市,股票代號為1555.HK。MIE總部設在香港,目前在中國、哈薩克、美國擁有6個油氣生產區塊,2個油氣勘探區塊,油氣田的總面積超過1,000平方公里。在中國境內咦骷林省的大安、莫里青兩個原油產品分成專案,在哈薩克通過其全資子公司Emir-Oil公司咦鰽ksaz ,Dolinnoe,Kariman,Emir等四個生產區塊以及ADEK勘探區塊。在美國咦鱊iobrara葉岩油項目 。 MIE經過十餘年的快速發展,從油氣儲量及資源量的角度衡量,已經躋身於國際中等規模油氣公司之列。根據獨立儲量顧問公司按國際標準PRMS計算,MI能源於2015年底擁有的「探明+概算」(2P)油氣淨儲量貼現後的淨現值高達17億美元。”另据多家媒体披露,这个“小油田”与中石油下属的吉林油田有着千丝万缕的特殊关系。

多个机构做出鉴定 戈壁能源一概不认

实力如此强大的公司怎么可能在一个打工仔的工伤问题上如此计较呢?范晓梅的说法令记者大为震惊——“在这个行业,类似的事情太多了,他们怕其他人都来找他们要工伤!”

据范晓梅介绍和她提供的证据证明:2011年11月17日,王思棋通过吉林省外国企业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省外服)与戈壁能源建立了劳动关系,从事采油工作,2013年12月31日被解除劳动关系。在劳动关系存续的2013年1月5日,王思棋工作时突感身体不适,被紧急送往医院。1月6日,吉林大学第一人民医院(简称医大一院)确诊为急性非淋巴白血病,得病的原因是“苯中毒”!

范晓梅母子认为:王思棋之所以会“苯中毒”,就是因为其长期接触有毒害物质苯,而 企业却并未告知,也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

王思棋在他的上访材料中说:“戈壁能源小油田是新建厂,企业不告知接触危害因素,所以我从第一天上班起就一直是在有毒害物质严重环境中工作。最严重的是采油样。刷油漆没有防毒劳动防护,厂方至我上班起全厂所有室内机械设备管线保养刷漆,室外井口刷油漆,厂方没有组织员工培训学习和宣传职业病卫生法律常识,更没有采取任何相应的保护措施,石油气的芳香烃和油漆所含苯,致我患上白血病。”“不仅如此,我住院后单位不闻不问,单方面解除了《劳动合同》,停缴了五险一金,并且组织强大的公权力企图逼死一个已经濒临死亡的病人,我要求合理协商解决我的问题,然厂方代表叫嚣道‘没用,单位无毒无害!苯是要喝进去的’,要我爱哪告哪告。”

2015年11月6日,吉林省职业病防治院第一次对王思棋做出的职业病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范晓梅随即拿着这个诊断书到劳动局要求认定工伤,但戈壁能源不认可这个诊断,要求去长春市职业病防治鉴定委员会鉴定,但是该机构的鉴定结论依旧是:“职业性慢性重病苯中毒(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范晓梅以为这次到长春鉴定是戈壁能源提出来的,应该不会不同意了。但当她拿着这个鉴定书去劳动局要求做工伤认定时,戈壁能源还是不同意,他们又提出到吉林省职业病鉴定委员会鉴定。2016年8月18日,吉林省职业病鉴定委员会做出鉴定结论,与吉林省职业病防治院第一次做出的鉴定结论一致!几经周折,2016年12月15日,松原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简称劳动局)对王思棋做出工伤认定,认定其为工伤。戈壁能源和省外服仍然不同意认定工伤,认为不是工伤,不承担法定责任!无奈之下,范晓梅母子将他们告上法庭。

一审判决给医疗费 戈壁能源仍然上诉

松原市宁江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做出民事判决书【(2016)吉07 02民初1484号】,支持了范晓梅母子的主要诉讼要求,该判决书称:“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11年11月17日与被告省外服松原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期限为二年,合同的起止时间为2011年11月17日至20 13年11月16日。被告省外服松原分公司与被告戈壁能源公司签订劳务派遣协议,将原告派遣至被告戈壁能源公司工作,从事采油工工作。2013年1月7日,原告因患病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电解质紊乱——高钙血症”,住院32天,同年2月8日好转出院,原告按照出院后医嘱要求又2013年2月16日至2016年2月25日间继续到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住院治疗1 8次,累计住院19次计226天。原告支付医疗费208612. 27元,门诊费633.9元,该费用经医保核销130233.7元。2013年11月16日,被告与原告终止劳动关系,并于2013年11月3 0日办理了解除(终止)劳动合同证明书。解赊劳动关系时,被告省外服松原分公司支付给原告经济补偿金3660元。另查明:原告的病情经吉林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最终鉴定,鉴定结论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不排除接触苯所致)’。”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疑似职业病病人在诊断、医学观察期间的费用,由用人单位承担’的规定,被告省外服松原分公司依法应支付原告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79012.47元(209246.17元一130233.7元)。”因此,法院判决被告省外服松原分公司于判决生效后立即支付给原告王思祺医疗费79012.47元。

虽然宁江区法院只判决对方给付范晓梅母子支付不到8万元上的医疗费,然而,戈壁能源和省外服仍然不服,又上诉至松原市中级法院。松原市中级法院于2017年4月6日开庭审理了此案,目前还没有做出判决。

事情发展到了这种地步,简直令记者无语了。作为媒体人,记者深知不能对任何一方加以主观评价,但是面对苦苦维权的母子俩,记者只能为他们的不幸遭遇感到十分的悲哀!本着新闻采访客观、公正、平衡的原则,记者十分想知道戈壁能源和省外服一方任凭什么机构鉴定也不承认王思棋是工伤的理由。有幸的是,记者从范晓梅提供的材料中,看到了他们的上诉书,现将这份上诉书的主要内容呈现给广大读者,请读者自己评价。

这份《民事上诉状》认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但是“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应当依法改判”,具体理由是:

一审法院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疑似职业病病人在诊断、医学观察期间的费用,由用人单位承担”的规定,判决上诉人外服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支付给被上诉人医疗费79012.47元,属于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因为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用人单位承担诊断、医学观察期间的费用的前提是医疗卫生机构发现被上诉人是疑似职业病人,而本案没有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是疑似职业病病人,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家医疗卫生机构发现被上诉人是疑似职业病,也没有哪家职业病诊断机构发现被上诉人是疑似职业病,吉林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出具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不排除接触苯所致)”的鉴定结论,不是职业病更不是疑似职业病的鉴定结论。

吉林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出具的最终鉴定结论没有认定被上诉人为职业病或者疑似职业病。职业病鉴定书中引用了《职业病防治法》第四十六条:“没有证据否定职业病危害因素与病人临床表现之间的必然联系的,应当诊断为职业病”,最终的鉴定结论否定了长春市职业病鉴定委员会认定职业病的鉴定结论,没有认定被上诉人为职业病。

根据临床医学知识,有三种原因可以患该病,1、遗传及家族因素,2、环境影响,3、基因改变,且0-9岁儿童患该病的占70%以上,事实上不接触苯也可以患该病,所以接触苯与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没有必然联系。另外在职业病鉴定过程中,上诉人按照要求提供了被上诉人的职业病危害接触史和安全监督部门对工作场所模拟实验检测报告,苯的含量远远低于标准值,采油工接触环境是野外露天作业,工作间是密闭生产流程,所以吉林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出具的最终鉴定结论没有认定被上诉人为职业病或者疑似职业病。

对于这份上诉书,范晓梅是说:这是明显的狡辩!吉林省职业病诊断鉴定委员会出具的“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不排除接触苯所致)”的鉴定结论说的十分清楚,王思棋得的病就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不排除接触苯所致”说的也是十分清楚,“不排除”就是不能排除。王思棋的工作每天都要接触苯,除了在戈壁能源接触苯以外,他没有在其他任何地方接触苯,但是他们还在狡辩,其目的是恶意逃脱法律责任。同时,按照劳动法规定,有职业病的或者疑似职业病的是不能解除劳动合同的,只有划分完责任以后,才可以解除。他们还严重违反《职业病防治法》,没有对可能造成职业病的因素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这些都是对国家法律和公民生命健康的公开蔑视和践踏!为了更多人不再遭受我儿子同样的命运,我誓死要揭露戈壁能源的真面目!

安监部门出具说明 漠视检测令人吃惊

在范晓梅提供给记者的证据中,记者还看到了松原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2015年6月23日给吉林省职业病防治院出具的《关于王思棋申请职业病诊断有关情况的说明》,这份说明称:“ 1、吉林省外国企业服务有限公司和具体用人单位戈壁能源公司没有在有职业健康检查资质的技术服务机构为王思棋进行岗前、岗中和离岗职业健康检查,不能提供职业健康检查结果。 2.戈壁能源公司没有按照国家《职业病防治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对产生职业病危害严重的作业场所定期进行职业病危害现状评价,每年进行的检测没有对产生职业病危害的场所进行全部检测。”

这个《说明》写的虽然简明扼要,但是看到它后,记者感到十分吃惊!记者不禁要追问:这个“小油田”是怎么管理的?难道他们真的如此漠视员工的生命和健康吗?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还有多少人患上了职业病呢?!

范晓梅含着热泪向记者哭诉:儿子患病以来,她四处借钱自费治疗,现已花去医疗费数十万元,再也无力继续治疗了。因为感到生活无望,丈夫也离开了她们母子,如今的母子俩,生活越来越艰难。戈壁能源这样做,就是怕更多的患病职工找他们索赔!因为在这个行业里,得职业病的人真的太多了。为了既降低成本,又能逃避法律责任,一些企业总是雇佣临时工,干上两年就辞退。他们这样不顾工人的死活只顾挣钱的做法太卑鄙、太无耻了,简直是没有人性 !甚至可以说就是拿员工们的生命换钱!而王思棋则在他的告状材料中说:“我如同夏衍笔下的包身工,被戈壁能源公司榨完残留在皮骨里的最后一滴血后,得到的却是永远无法治愈的疾病!” (记者 杨涛 铁峰 胡杨)

');})();

 

版权所有:科技商报社   Copyright 2018 www.ccfservice.cn All Right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13008099号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