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关键词:

盖楼结算时遭暴力清场,项城有警官被指“为虎作伥”

 时间:2018-12-11 11:49:36来源:法律与生活杂志社责任编辑:黄兴国点击:

(来源于:《法律与生活》杂志社  记者 李漠

      “我公司承建了由项城瑞元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瑞元公司)发包的瑞元项城国际房地产项目。按合同约定,施工至12层以及5层裙房可施工部分完工时,瑞元公司拨付已完成工程量的70%至75%的工程款。当我公司干到11层时,已经垫付6000多万元,实际完成的工程总造价约8500万元时,开发商却不让我们施工了。”2018年11月30日,河南嘉泰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嘉泰公司)股东宋承志手指该公司宋永兴、宋新春、罗其民等十几人签字画押的投诉材料对《法律与生活》记者说:“他们不给结算、不付工程款,甚至连部分农民工工资都不付,就暴力驱赶我们退场,让别的施工队接着干。我们依法维护合法权益不受侵害,阻止他们抢占工地,而项城市公安局优化经济环境执法大队杨大队长却带人抓走我公司5名员工,后将他们拘留!”
 
\
(股东在瑞元项城国际前向记者反映情况)
 
       “不结算、不付工程款,开发商强占工地”

      据嘉泰公司一方反映,2014年3月,嘉泰公司承建了瑞元项城国际房地产项目。2015年6月12日,嘉泰公司按开发商——瑞元公司的要求交付了600万元工程质保金,开发商承诺3个月内准备好进场施工条件,不然会退还质保金并支付利息。然而,直至2016年10月27日,开发商才通知嘉泰公司进场,逾期长达13个多月,但开发商并未按约定退还质保金,更别说支付利息。
 
       “我公司从2016年11月20日进入工地开始施工,到2018年4月17日被开发商强行停工,完成了瑞元项城国际项目A楼11层、B楼10层的主体工程,以及裙房(5层)、地下室(两层)的施工,完成面积70000多平方米(瑞元项城国际项目总建筑面积105000平方米),完成工程总造价约8500万元。”宋承志告诉记者:“按协议约定,我们完成主体12层,开发商就要支付工程款的70%,力争支付75%,但当我们完成了11层后,开发商却不让往上建了。”

      查阅《瑞元项城国际项目施工合同补充协议》,记者看到了这样的约定:工程按合同约定施工至12层以及5层裙房可施工部分完工时(甲方协调监管部门完成砌筑、抹灰),拨付已完工程量70%、力争75%工程款。
 
\
(瑞元公司与嘉泰公司签的协议书)
 
       “我们干完11层时就要往上盖,开发商在2018年4月17日就不让我们施工了。他们不结算、不付工程款,就逼迫我们停工,还逼迫我们离开工地。”宋兴春(公司股东)称。

      “今年4月17日,瑞元公司的张某旺、唐某、张某峰及电工强行闯入施工现场拉闸断电、破坏配电设备、砸坏工人电动车,还手持钢筋威胁工人,让他们停止施工。我公司项目管理人员报警后,水寨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却未对施暴者采取任何措施,只是协调瑞元公司赔偿了200元电动车维修费了事,并未赔偿被砸毁的配电设施的损失。”宋兴春称,“从此以后,施工被开发商强行停止,开发商还多次组织社会人员抢占工地,而个别公安人员不仅袒护他们,还直接上阵了。”
 
       “他们不结算、不付我公司的工程款,连1800多万元工人工资也不给,就强行要求我公司撤场,其再另行发包,天下哪有这种道理?!我公司多次与瑞元公司的张某峰、张某旺等领导协商继续施工事宜,均被回绝。5月4日,我公司收到瑞元公司下发的《解除施工协议通知书》后,为了讨一个说法,也为了讨要欠付的血汗钱,就到项城市政府、劳动局、信访局、清欠办等部门反映情况,请求解决问题。”宋承志称,“期间,我们得知开发商只有《土地使用证》,其它证件均未办理!”
 
       “经过政府各部门的协调,开发商最终同意支付工人工资款,近5个月发放了1400多万元,仍然拖欠400多万工资至今未发放。”宋兴春称,“在工人工资款未发放完、工程款没着落的情况下,开发商于今年8月28日及9月1日,就安排了其他施工队伍强行进入工地施工。我公司人员上前阻止并询问情况,瑞元公司张某峰、唐某便打电话将早已安排在售楼部等候的30名社会人员叫至我公司工人生活区,对工人进行辱骂、恐吓、威胁。他们逼迫工人赶紧撤出工地。我公司人员无奈报警,赶到现场的水寨派出所民警对在场的社会人员进行询问:‘你们来工地做什么?’其回答:‘来玩的。’该民警说:‘工地不是玩的地方,赶紧走吧。’我公司人员告诉他:‘他们是张某峰和唐某叫来的,他们恐吓、威胁我们!’该民警大声呵斥道:‘是我办案,还是你们办案?!’他随后对我公司人员做了笔录,但未对这些社会人员做任何具体的询问,就将他们全部放走了。”
 
       “10月1日,我公司门卫因家中有事请假回了老家,为防止工地财物丢失,在中午我公司人员周鸿新便将工地大门上锁。在13点40分左右,瑞元公司张董事长带领张某峰、唐某、张某旺等共20人将大门锁破坏,直接至工地生活区将正在午休的周鸿新打伤,我们有项城市职工医院诊断书为证。”宋承志气愤地说:“张董事长不断辱骂我公司人员,他让我公司人员全部滚出工地,并对手下说:‘不出去的,抬起来扔出去!’还安排手下人员到工地大门口守着,他说:‘只要是嘉泰公司人员进入工地,进来一个、打死一个,出了什么事全是我的!’我公司人员慌忙报警,水寨派出所民警带队到达现场。周鸿新向民警反映了遭到张某峰等人殴打的情况,民警询问张董事长打了没有,张回答:‘没有人打。’其他人也都附和:‘没有打。’而我公司多人则证明打了。该民警却问:‘你们有打人时候的视频吗?没有证据怎么能说人家打你呢?’后该民警对周鸿新说:‘你没证据证明打你,我们也没法解决,等你们老板来了再解决吧。’他随后对我公司人员宋正峰、周鸿新、宋俊丞等等作了询问,未对对方任何人员进行询问,然后就走了。”

      “我公司人员拨打了120将周鸿新送至医院治疗,住院治疗14天,共花费10000余元医疗费,我公司后来派人去派出所询问打人以及这笔医药费问题该如何处理解决的问题,民警却说我们当时没报警,所以此事未做调查。报警电话是我们打的,这民警也对我们做了询问,他怎么能说我们没报警?!”宋兴春气愤地说:“后来,尽管我公司多次去水寨派出所讨说法,但他们先是不做任何答复,后来直接说这是经济纠纷他们管不了,应由公安局优化经济环境执法大队杨大队长负责。”
 
       “警官抓人帮助开发商清场”
 
       “2018年10月31日,项城市政府成立了以公安局优化经济环境执法大队杨大队长、市国土局黄局长等人为主的维稳小组,他们组织嘉泰公司与瑞元公司进行协商。后三方达成共识:我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追索工程款,并对已完工程申请造价鉴定,在工程造价鉴定完成前,嘉泰公司和瑞元公司要维持施工现状,瑞元公司不能强行进场另行组织施工。”宋承志称,“孙宝堂和宋新库、吴天秀参加了这次协商。”
 
       “但在11月1日,瑞元公司却不顾刚达成的共识,张董事长就带领张某峰、唐某、张某旺等共40来人,强行进入工地,将我公司出资安装的工地东、南大门拆除,并安排挖掘机将拆下的大门破坏至报废,造成我公司直接损失4万余元。罗其民(公司股东)称:“我公司报警,水寨派出所出警,民警让他们把大门给装上,也没有采取措施就走了。他们造成我公司直接损失4万余元,难道不违法?!为什么不采取强制措施?!”宋承志说:“后来,瑞元公司也没把大门给装上。”
 
       “11月2日,瑞元公司唐某、张某旺等人组织保安队、社会人员共45人,强行进入工地,对我公司人员进行清场,我公司的宋新库、罗其民、杜萧等人极力反抗并报警,后公安局优化经济环境执法大队杨大队长带领水寨派出所韩所长及民警等到达现场。杨大队长训斥我公司人员,不得阻止瑞元公司进场施工,我们不退场属于违法行为,并威胁说:如果再阻止,将依法处理!”宋兴春称,“11月2日,水寨派出所民警通知宋新库到派出所接受询问,宋新库到达后,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治安拘留!”
 
       “我们不明白开发商不结算、不付款,还带领众人强抢工地,我们保护自己的财产,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阻止他们的不法侵害,怎么就变成了寻衅滋事?”宋承志激动地说。
 
       “我公司的宋正峰、宋俊丞多次去公安局找杨大队长询问为什么抓宋新库,都没有结果,杨大队长反而要求我公司退场!”罗其民称。
 
       罗其民的说法,得到了宋俊丞等人的证实。
 
       “杨大队长说:如嘉泰公司同意退场,一切好办。否则,事情将往更坏的方向发展。”宋俊丞称。
 
       “11月16日,瑞元公司张董事长带领张某旺、唐某、张某峰及社会人员共38人,强行进入工地,目的是防止我公司阻止其安排的施工队伍进场施工。张董事长扬言:‘谁敢阻拦就让公安局把谁抓走!’公安局优化经济环境执法大队杨大队长果然真地来到工地。”宋承志告诉记者:“他呵斥我公司人员罗其民等赶快离开,他说:‘是人家(张学敏)的工地,你们不退场、占着工地不让施工是违法行为,必须配合人家,否则把你们全部抓走!’”
 
       “因楼层内防护设施已全部拆除,为防止进入人员过多出现工伤事故,后经过协商,我们公司同意只能进入5人。而杨大队长说最低10人,出现任何死伤事故由他负责。”宋兴春称:“11月25日,张董事长和张某旺等组织施工人员,携带施工材料强行进入工地,我公司的周鸿新等上前阻止:工程款没结算、400多万工人工资没给,很多事情还没解决好,不能进场!几分钟后,公安局优化经济环境执法大队杨大队长便带领20人到达工地,不由分说便抓走了周鸿新、宋正峰、李万军、李峻峰、叶绍文5名人员,后将这5人行政拘留10日。”
 
       “就这样,在杨大队长等公安人员的大力帮助下,瑞元公司安排的施工队伍顺利地进场施工了,而我公司垫资6000多万元,已完成产值约8500万元进行施工,就这样被赶出了工地!还有400多万工人的血汗钱没有支付!”宋承志激动地说。
 
       市公安局:未予回应

      带着嘉泰公司一方所反映的问题,记者在11月30日上午来到了项城市公安局进行求证。

      该局宣传科的牛科长热情地接待了记者。

     记者出示记者证、单位介绍信后,请他联系相关人员就投诉做出回应。

     截至发稿,记者未接到来自项城市公安局的任何回应。
 
      瑞元公司:未予回应

      为了求证嘉泰公司的说法,记者在12月6日在互联网上查到了瑞元公司的座机以及公司张经理的手机号码。

      尝试了几次,座机无法拨通。记者转而拨打张经理手机,接听的是一位女同志,不是张经理:号码已经易主。
记者又查到了瑞元公司张董事长尾号是5个3的手机号码,并拨打。电话拨通,但无人接听。

      记者迫切需要听到瑞元公司的声音,于是给张董事长发送了信息。在该信息里,记者表明了身份,说明了嘉泰公司一方反映的主要问题,提出了请他回电接受采访的要求。

      直至发稿,记者未接到来自瑞元公司的任何回应。 
1.png
');})();

 

版权所有:科技商报社   Copyright 2018 www.ccfservice.cn All Right Reserved.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13008099号
未 经 授 权 许 可 ,不 得 转 载 或 镜 像